留下最后一代山民的身影 退休县委书记走遍山村给农民拍照

海原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勇2019-09-18 08:21
浏览

  退休县委书记走遍山村给农民拍照

  天台老县委书记娄依兴退休后,拍摄了一千多位山村老人,还洗好照片送上门

  他说退休了,想多帮乡亲们做点事,拍些照片也可以留下最后一代山民的身影

 娄依兴(右)和他拍摄的照片。

娄依兴(右)和他拍摄的照片。

  本报记者 史春波 文/摄

  “嚓”,随手按下手机,娄依兴拍下一张照片。屏幕里是一名老人,她戴着老花眼镜,在做串珠的活。

  72岁的娄依兴已经拍了一千余名山里的老人。四年来,这名老共产党员,一双布鞋,一身布衣,走遍了大半个天台的山村。他听民声,访民情,给山里的老人拍照,很多拍了还要洗出照片,装上相框,亲自送上门。

  他还把照片发在朋友圈,取名“山里人家山里人”,现在已经满100期了,朋友们都很喜欢看。

  这些朴素而自然的面孔,是数亿中国农民的时代缩影——他们在土地上辛勤耕耘,内心平和,又对生活满怀希望。

  娄依兴不是摄影师,26年前,他做过四年的天台县委书记。退休前,他是台州市政协常务副主席。

  “让这些照片留下大山守护人的身影,我的勤劳艰辛的父老乡亲。”几天前,娄依兴在微信朋友圈里写下了这句话。

  进山给农民拍照的老书记

  娄依兴穿着一双黑布鞋,一身布衣,刚从一个山村回来。他衣着朴素,说话随和。

  2015年底,娄依兴就开始走山村,他常会带上老伴,有时自己开车。山村大多偏远,开车少则半个小时,多则两个小时。有些村,连许多天台本地人也未曾到过。对于年纪有点大的娄依兴来说,同样是考验。

  有一个大同五村,里面有18个自然村,娄依兴一早出发,傍晚回来,一天时间走完了。他看了一下行程,有42公里。

  每到一个山村,娄依兴就会和村民聊家常,听听老百姓的声音。然后,随手拍一些照片。

  山村里的人很少了,基本上是老人,所以,娄依兴镜头里的,也大多是老人,娄依兴称他们是“大山最后的守护人”。

  很多老人告诉他,自己除了拍过身份证的照片,还没有拍过什么生活照。在一个山村,有一家三妯娌,嫁到山上就没有拍过照片,娄依兴偶然遇到,就给她们拍了一张合影。

  回来后,他把照片洗出来,装在相框里,过几天,再给三名老人送过去。这个村子开车就要一个多小时。老人们像孩子一样高兴。“自己累一点没关系,可以给她们留下一点可以回忆的东西”。娄依兴是这样想的。

  有一次去田中央村,他听说,有一户人家四世同堂,有9户人家。娄依兴给每个家庭拍了一张,因为人多,凑不齐,他去拍了好几次才拍完。

  照片背后的民生温度

  娄依兴拍的照片,都是手机拍的,还是抓拍的,“不能和他们说,要拍照”,娄依兴说。

  一说拍照,农民们会紧张,表情也怪怪的。所以,娄依兴总是在和他们聊天的时候,偷偷拍了。照片拍了有一千多张,有采茶叶的、锄地种菜的、劈柴割草的、洗衣淘米的,最常见的农村场景。照片的背后,传达的则是一名老干部对三农的思考和关心。一名摄影家看了这样评价:“你和农民有很厚重的情感。”

  娄依兴虽然已经退休多年,但农村脱贫致富,时时令他牵肠挂肚。期望农村小康,农民富裕,是他多年来的心愿。

  有一张娄依兴拍的照片,一个白发老人和几岁的孩子相依为命,孩子的父母外出打工了。他们的眼神打动了娄依兴,他按下了手机,给照片取了个名字:“盼”。

  有一次,娄依兴在龙溪乡王加弯村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辛苦串珠赚钱,心情十分沉重。

  他在微信中写道:“去天柱山头转了一圈,山也还是那座山,梁也还是那道梁,一个个小山村是那么寂寥,偌大的王加弯村,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在串珠,不知一天劳作能赚得几块钱?心沉沉的……”

  娄依兴走山村,很随意,不告诉乡亲自己的身份。也遇到过有趣的事。在一个村子,有老人认出了他。

  “你很面熟,我好像看到过你,在电视里”,老人问他,“你是做戏的吗?”在他们看来,电视里放的都是演戏的,是演员。

  娄依兴听了,大笑。他在老人家吃了一碗面条,给了20元钱。老人连连说谢:“做戏的真是客气。”

  让这些照片留下大山守护人的身影